二氧化碳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二氧化碳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拉合作石油是重点

发布时间:2019-09-29 01:13:05 阅读: 来源:二氧化碳缓蚀剂厂家
中拉合作石油是重点

习近平主席这次访问拉美四国并出席中拉领导人会晤,是中拉关系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他的“步伐”必将推动我国和拉美四国及中拉之间的政治、经济、贸易等关系在更高水平上向前发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7月15日至16日出席在巴西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之后,7月17日至23日对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和古巴四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在访问巴西期间出席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习近平主席这次访问拉美四国并出席中拉领导人会晤,必将推动中拉之间政治、经济、贸易等关系的深化发展。

拉美地区不仅被视为保障我国原油进口多元化的重要来源地,而且也是我国石油公司“走出去”的重点战略目标区。中拉能源合作目前主要有我国直接从拉美进口原油、我国企业在拉美进行本土化经营两种形式。中拉能源合作局面已经打开,我国与上述拉美四国在能源方面都有合作。

中巴、中阿油气合作亮点频现

2013年10月,中国海油、中国石油与巴西国家石油签署了为期35年的利布拉油田开采产量分成合同,合作开采企业拥有35年的石油开采权限。利布拉油田位于巴西东南海岸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油田。同年10月29日,中国石油旗下中油勘探控股公司及中油勘探国际控股公司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国际(荷兰)公司及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国际(西班牙)公司签订收购协议,收购巴西能源秘鲁公司全部股份。

阿根廷近年也成为中拉油气合作格局中又一亮点国家。2009年,中国石油、中国海油收购雷普索尔YPF公司在阿根廷的油气资产;2010年,中国石化国勘公司以24.5亿美元收购OXY阿根廷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目前已是阿根廷第四大油气生产商;2010年,中国海油出资31亿美元与阿根廷布利达斯石油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将投资5亿美元开发瓦卡姆尔塔的页岩区块。2010年7月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访华时,两国发表共同声明强调了加强能源领域合作的重要性及机遇。

多领域广泛开展能源合作

我国与委内瑞拉的石油合作始于1997年,当年,中国石油中标开发该国马拉开波的英特甘博和东部卡拉高莱斯油田,2000年年底,中国石化[微博]、中国海油也分别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签署石油合作协议。2001年中委签约合资开发奥里诺科重油带、苏马诺油田、胡宁4区块油田,同年两国还合资成立了中委奥里乳油公司。2007年11月,中委两国成立中委基金。该基金可以说是南南合作的典范,它不仅为委内瑞拉提供了资金,为我国开辟了稳定可靠的石油供应渠道,而且还带动了我国众多企业进入委内瑞拉市场。委内瑞拉已成为我国第四大石油供应国。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去年访华时称,中国已融资500亿美元。

中国石油旗下长城钻探公司与古巴国家石油在2005年就启动了合作项目,由中方提供钻井、录井、测井等工程技术服务。2008年,中国石油与古巴国家石油签署了《关于在石油领域扩大合作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中国石油与古巴国家石油将在油气田开发、工程技术服务和石油设备进出口等方面开展合作。

除石油方面的合作外,中国还同上述四国和其他拉美国家在天然气、地热、水电、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方面进行了广泛合作。

委内瑞拉:石油储量世界之首

委内瑞拉是世界石油大国,其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为2983.5亿桶,居世界第一位。2013年,委石油日均产量为279万桶,日出口204万桶,是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国。2013年,委内瑞拉向美国日均出口80万桶,向中国日均出口为62.6万桶,向印度日均出口39.6万桶。

自2013年以来,特别是在同年3月5日查韦斯总统去世后,委内瑞拉经济形势逐渐恶化。2013年GDP增长率只有1.2%,而今年可能出现负增长。由于投资不足和设备老化,委内瑞拉经济支柱石油的日产量从2005年的306.68万桶下降到2013和2014年的不到280万桶。国家外汇储备2013年底只有208.76亿美元,而外债却高达600亿美元。2013年通货膨胀率高达56.2%,几乎是2012年(20.1%)的3倍,今年有可能超过70%。

委内瑞拉90%的商品依靠进口,由于严格的物价控制及外汇管制,该国面临美元短缺,食品等日用品、药品、零件等市场供应不足。

据报道,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和主管经济的部长会议副主席、石油部长兼委国有石油公司总裁拉米雷斯将调整经济政策,很可能会出台提高国内汽油销售价格(目前委汽油价格为两美分/升)、统一汇率、贬值本国货币、削减公共开支、放松对私人部门和外资的限制等措施。

巴西:深海成就能源大国

巴西是拉美新兴的能源大国,2013年底,巴西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为156亿桶。巴西石油管理局局长凯罗斯不久前称,到2022年,巴西的探明石油储量将至少翻一番。2013年底,巴西的石油日均产量为211.4万桶,日出口量为150万桶。随着探明储量的增加,巴西的石油产量将会相应提高,到2022年,日出口量将增加到180万桶。

2007年以来,巴西在东南部远海水域发现了盐下层石油,据估计石油储量可能高达700亿桶,被认为是新千年以来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发现。据报道,2014年6月24日,巴西盐下层石油日产量已达到50万桶。该区域包括桑托斯盆地和坎普斯盆地两部分,总面积达149平方公里,预计到2020年该区域石油日开采量将达到420万桶,巴西将是未来拉美地区的石油生产重地。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35年,巴西的石油产量将占到全球新增供应量的1/3。

巴西是金砖国家之一,是新兴的大国,2001~2010年巴西GDP年均增长率为3.6%,人均GDP年均增长2.4%,超出全球平均水平。2013年巴西GDP规模达2.24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但近两年由于受外部经济增长乏力和国内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巴西经济增长速度放慢,今年预计增长不到2%,而通货膨胀却可能上升到6%。

阿根廷:页岩油气前景向好

2013年底,阿根廷已探明石油储量达24亿桶,2013年石油日均产量为65.6万桶。2012年5月4日,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签署《阿根廷石油主权》法令,对该国第一大石油企业——石油矿藏管理局(YPF)实行国有化,这意味着阿根廷联邦及省政府将持有YPF51%的股份,而此前YPF近60%的股份掌控在西班牙石油巨头雷普索尔手中。因此,这次石油国有化受影响最大的是雷普索尔。2014年2月25日,YPF和雷普索尔签署了一项总额高达50亿美元的赔偿协议。

2013年7月24日,YPF宣布,阿根廷瓦卡姆尔塔(Vaca Muerta)页岩油气田拥有数千亿桶石油和数百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资源。随后,阿根廷YPF公司和美国雪佛龙之间协议开发部分瓦卡姆尔塔页岩油气田。面积达740万英亩的瓦卡姆尔塔地层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发展潜力的页岩区之一。

2012年以来,阿根廷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该国2012年经济增长率只有1.9%,虽然2013年在宽松政策的刺激下,经济增长率回升到3%,但经济下行的压力依然很大。

古巴:放宽限制提振经济

据美国国家地质调查局估计,古巴近海蕴藏了约50亿桶石油。而古巴政府2008年宣布,其大陆架上深海石油储量高达200亿桶。如这一储量得到证实并予以开发,古巴的石油产量将迅速增加。古巴目前石油年产量为2100万桶,只能满足国内50%的需求,其余一半需要从委内瑞拉等国进口。

2011年4月,在古共“六大”上,劳尔˙卡斯特罗当选为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先后取代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行政和党的职务。古巴目前政局稳定,经济上正在落实古共“六大”制定的纲要,更新经济和社会模式。

经济方面,今年1月27日,古巴新建的马列尔发展特区一期码头工程竣工并开始启用。今年3月29日,古巴全国人大一致通过了新的《外国投资法》,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使经济更加对外开放。但由于古巴出口外汇收入减少、农业生产增长乏力、自然灾害严重,加上美国对古巴长期经济封锁等原因,最近几年,古巴经济增长速度较慢,低于拉美平均水平。2012年增长3%,2013年只增长2%,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为1.4%,低于原计划增长2.2%的目标。

评论:创新模式勾勒能源合作新图景

拉丁美洲是世界上自然资源最丰裕的地区之一。我国经济对外部能源供给的刚性需求逐渐增加,而拉美地区作为能源供给方的资源潜力及现实的合作需求都说明,与拉美的能源合作必然会成为我国相关企业“走出去”的重要选择之一。

据BP2014年6月中旬发布的《2014世界能源统计》,2013年,拉美地区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为3406亿桶,占全球已探明石油总储量的20.2%,是仅次于中东地区的第二大石油富产区。

中拉能源合作起步始于20世纪末,是我国政府实施“走出去”战略的重要步骤之一。我国与拉美的能源合作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果和经验。根据“优势互补,互利互惠”原则和中拉合作的实际需要,中拉双方力求创新合作模式,如中委之间建立中委基金等,使我国在拉美地区能源开发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合作渠道、合作范围等方面均实现了重要突破。这样做可有效对抗竞争对手的抵制,也有利于我国企业尽快适应拉美资源国的政策环境及行业规范。

拉美不少国家油气资源丰富、对外比较开放,给我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很好的机遇。但是,我国与拉美的能源合作也经常遇到一些挑战和问题,如政治风险、经营风险、汇率风险、投资障碍、语言障碍等。有些国家的政策多变,如突然宣布对外资国有化等。此外,我国油企往往对拉美国家的税收政策、外资条例、劳工政策、社保、环保政策等法规缺乏了解,容易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和麻烦。

我国与拉美在能源方面的合作前景是广阔的。我国不仅要同拉美国家和地区开展油气方面的合作,而且应该加快推进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合作,通过以企业为主体的国家技术创新,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我国在风能、太阳能、核能等领域达到了世界领先技术水平,而巴西等拉美国家在乙醇燃料、生物柴油等生物质能源方面成绩斐然。考虑到水力发电、生物质能源将面临越来越大的环保压力,拉美国家有可能将未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重点转向风能、太阳能、核能,从而为我国进入其相关产业的开发与合作提供了机遇和广阔的前景。

通过习近平主席这次对拉美四国的访问,以及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可以预见,我国与拉美四国及其他拉美国家将建立起稳定、高效的中拉战略互信、战略合作框架与合作机制,如我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将建立中拉论坛,这将进一步推动包括能源合作在内的中拉整体合作,使中拉关系取得新进展。

(责任编辑:JD734)

佛山沙发翻新

量子产品研发

广州礼仪庆典公司